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htqtop.com/,比利亚雷亚尔

在第76届联合国大会高级别会议周开幕前夕,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独家专访,就新冠大流行、气候变化、阿富汗局势等一系列当前国际热点问题深入阐释了联合国的立场。

让我们以《我们的共同议程》开始这次采访。在最近发布这份报告中,您特别指出多边主义是在新冠大流行病之后重建一个可持续世界的最佳工具。为什么您坚信多边主义是当今世界唯一正确的前进道路?

古特雷斯: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世界发生了什么:新冠病毒打败了世界!在疫情开始蔓延一年半以后,我们仍然看到病毒在到处传播。我们看到了疫情对人们生活产生的巨大影响,不平等的加剧以及经济陷入极端困境。当然,最脆弱的国家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世界未能团结起来,确定全球疫苗接种计划,并使生产或能够生产疫苗的国家与世界卫生组织和国际金融机构一道努力,与制药业协调,将产量增加一倍,并确保生产出的疫苗得到公平分配。单靠一个国家是做不到这一点的;所有人都需要加入。这中间存在的问题是:我们现在拥有的多边机构,如世卫组织,甚至没有权力获得有关疫情的信息。

©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古特雷斯今年五月访问了地势低洼的太平洋岛国图瓦卢,在第一线亲眼目睹气候变化与海平面上升对小岛屿发展中国家所带来的影响

它没有权力调查疾病的起源。因此,我的意思是,我们需要通过多边方式将所有人聚集在一起来解决问题,我们需要拥有治理能力更强的多边机构,以便能够预防和解决我们面临的挑战。如果你谈论气候,也是一样的。我们处在深渊的边缘。事实是,科学界非常清楚地确定了我们的目标,即在本世纪末之前,升温不应超过1.5摄氏度。我们现在面临无法做到这一点的风险,因为各国之间没有合作,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之间存在很大的不信任。南北之间的分歧难以使所有国家一道做出承诺,减少排放量,以便在未来十年或二十年大幅减排,并在2050年实现碳中和。

因此,我们需要加强多边主义。很明显,只有合作才能解决问题,但我们现有的机构没有“牙齿”,有时候即使有“牙齿”,就像安理会,他们也没什么胃口去“咬”。现在一切都是相互联系的,因此我们需要一个具有更大权威、由机构网络组成的多边集团共同努力,以便能够动员整个国际社会来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这正是《共同议程》的目标之一,即发现哪些是需要改善治理的全球公域和全球公共物品,并与成员国合作,找到解决问题的机制,使政府变得更加有效,使我们能够预防未来的大流行病,使我们能够战胜气候变化,使我们能够解决当今世界的巨大不平等。

让我们特别关注一下新冠疫情。您一直坚称,在每个人都安全之前,没有人是安全的,但在非洲,只有不到2%的人接种了疫苗,在世界许多地方,可用的疫苗没有被使用。您认为必须做些什么才能让发达国家或富裕国家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并采取行动,比利亚雷亚尔即抗击新冠的斗争只能作为一项共同的全球事业才能取得成功?

古特雷斯:正如我所说的,我们需要全球疫苗接种计划,我们需要能够将所有生产或能够生产疫苗的方面聚集在一起,将产量增加一倍,并且公平分配,这是我们的呼吁。遗憾的是,我们的呼吁尚未得到响应。结果就是你所说的。我的祖国(葡萄牙)已经非常成功,现在已有80%的人口完全接种了疫苗。而在非洲,正如你提到的,有些国家接种率不到2%。

问题是新冠病毒在全球范围内仍像野火一样蔓延,而且还在变异。它正在发生变化,并且存在这样的风险:在某个时刻,这些突变中的病毒会能够抵抗现在疫苗。到那一天,南方和北方没有人是安全的,甚至在每个人都接种了疫苗的国家,也没有人是安全的。因此,不难理解,现在的优先事项必须是为世界各地的每一个人接种疫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呼吁采取一切措施,以保证世界人口的70%在明年年中接种疫苗。70%的人口以公平的方式获得并接种疫苗,而不是一个地方达到1%,另一个地方达到20%。

现在让我们来关注阿富汗。那里的情况非常令人担忧,尤其是妇女。新政权中甚至连一名女性都没有,而且大多数少数族裔都被排除在外。您认为联合国及其合作伙伴应该采取什么广泛的战略来最好地帮助阿富汗人民?

古特雷斯:情况不可预测。我们都希望阿富汗拥有一个包容的政权;我们都希望阿富汗尊重人权,尤其是妇女和女孩的人权;我们都希望阿富汗永远不再成为的汇聚中心,成为其避风港;我们都希望阿富汗打击贩毒……但现在很难预测会发生什么,还不清楚会发生什么。但我认为,联合国有责任,我们有责任参与,在我们能够提供的基础上参与,我们能够提供的是必要的人道主义援助。目前,参与的目的是,向解释拥有一个包容所有不同族裔的政府是多么重要。当然还有妇女,让妇女和女孩的权利得到尊重,妇女必须能够工作,女孩必须能够接受各级教育。

同时应以有效的方式与国际社会合作打击。因此,我们需要与保持接触,这正是联合国目前所开展的行动。如你所知,我们已派遣紧急救济协调员兼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负责人马丁·格里菲斯前往喀布尔,与领导人讨论我们如何能够提供人道主义援助,或者如何能够在安全的环境中提供援助,或者如何能够以不存在任何歧视的公平方式提供援助,同时与他们就我提到的人权和其他重要合作形式的其他方面进行接触。所以,我们需要参与进去。我们不知道事情会如何发展,但如果我们不参与,他们很可能会向错误的方向发展。

然后我们需要动员国际社会提供人道援助。阿富汗人民正在遭受深重的苦难,必须向其提供食物、药品和其他基本形式的支持,以避免该国出现灾难性局势。我们担心的另一个问题是,由于存在各种不同的措施和制裁,阿富汗存在着经济被完全扼杀的风险。因此,我认为国际社会必须想方设法向阿富汗经济注入一些现金,以避免其崩溃,否则这将对阿富汗人的生活造成毁灭性后果,并引发大规模流离失所,这当然会成为整个地区的一个不稳定因素。

© 联合国人道协调厅图片联合国主管人道主义事务的副秘书长兼救济协调员马丁·格里菲斯在阿富汗喀布尔与领导人讨论人道主义问题

现在让我们转向性别平等问题。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妇女在许多方面仍然被抛在后面。在联合国,您为推动性别平等问题做了很多工作;但许多批评者指责联合国应该更有力地推动这一议程。您希望看到实施哪些行动来确保到2030年实现性别平等?

古特雷斯:妇女在联合国不同机构中的代表性,以及在国家和国际一级的代表性,都存在许多层面,包括支持女企业家和赋予妇女经济权能打击基于性别的暴力问题;你知道,这在冲突地区仍然是一个可怕的情况。但在家庭层面,许多情况下,许多国家现在仍存在的歧视性立法有待废除——在这些国家,法律没有确定男女完全平等。所有这些事情对我们来说都是优先事项,但是有一个中心问题,这事关权力的问题:当今世界的权力本质上仍然集中在男性身上,可谓一种由男性主导的文化。而权利通常不被给予,而是遭到剥夺。因此,我们需要妇女充分争取自己的权利,我们需要男性明白,只有充分实现性别平等,世界才会改善,需要解决的问题才会得到解决。

© 联合国图片/Mark Garten安东尼奥·古特雷斯秘书长(右二,前排)的领导团队在高级管理层中实现了性别均衡

我们需要男性有效地参与争取性别平等的斗争。在联合国,在事关权力的问题上,如你所知,我们现在在180个联合国高级职位和我们在世界各地的领导团队中男女人数达到了均等,因为我们觉得,如果在权力机构中男女人数相等,这将会产生连锁效应。所以,我们必须保证在政府中男女拥有同样的权力,我们必须在议会中保证男女拥有同样的权力,我们必须在所有机构中保证男女拥有同样的权力。我们需要在决策的地方,在权力存在的地方,让男女完全平等,以确保我们改变这种不平衡的权力关系,这种关系是几个世纪以来男性统治和父权制的结果。

另一个被边缘化的群体是青年,在国家努力为所有人建设一个包容和公平的世界之时,您一直呼吁所有人都为青年提供一席之地。您希望看到年轻人自己做些什么来确保他们得到这个机会?

古特雷斯:我认为,年轻人现在拥有有效的工具来聚集在一起,让人们听到他们的声音。年轻人比我这一代人更能主导社交媒体。正如我们在反对种族主义、抗击气候变化、反对各种不平等、争取性别平等的运动中所看到的那样,青年人具有巨大的动员能力,在这些运动中,年轻一代相对于年长一代来说更加进步。因此,我们需要建立体制机制,让年轻人的声音更多地在决策过程中得到展现。这也是为什么在《共同议程》中,我们提出了许多重要措施让年轻人对联合国的工作方式具有发言权和影响力。

© 联合国图片/Manuel Elias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与来自巴西的青年活动家帕洛马·科斯塔(屏幕左)和来自马达加斯加的玛丽·克里斯蒂娜·科洛举行了一场关于气候行动的在线对话

现在让我们关注非洲,关注冲突问题。您最近警告说,阿富汗的事件也可能影响非洲某些动荡的热点地区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特别是极端主义意识形态正在推动地区冲突。您能解释一下您是怎样看待这个问题的?

古特雷斯:如果我们观察像萨赫勒这样的局势,我有很多的话要说。我们看到法国的存在感在减少。我们看到乍得正从这一最危险的地区撤兵。我们看到恐怖组织因阿富汗局势和的胜利而变得胆大妄为。因此,我认为现在是真正团结起来的时候了,以确保我们在萨赫勒地区建立一个有效的安全机制。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主张由非洲联盟和区域组织组成一支强大的非洲部队,得到安理会和《联合国宪章》第七章决议的支持,并强制要求做出贡献,以保证这支部队得到有效支持。但是接下来我们也知道只有军事力量是不够的,我们需要在促进发展方面有所作为,我们需要应对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需要尽一切努力改善该地区的治理。

© 联合国图片/Eric Kanalstein南苏丹特派团应耶伊居民的要求在该镇建立了一个基地,以防止暴力的持续

因此,我们确实需要加强我们的努力,我呼吁国际社会在不同方面给予全力支持。在安全层面、发展层面、人道主义层面、治理和人权层面。如果我们这样做,我们将能够击败萨赫勒地区的。但是如果我们保持现在的状况,我非常担心形势的发展。非洲其他地区也是如此,在那里,阿富汗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助长恐怖组织或其他反叛运动的嚣张气焰。

随着世界继续努力应对更多的安全威胁,让我们来谈谈全球和平与安全问题。当然,您谈到了极端主义、其他形式的冲突、和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问题。联合国还能做些什么来让世界变得更加安全?

古特雷斯:今天最大的问题是缺乏信任。尤其是大国之间缺乏信任。你可以看到,安理会很难对世界上不同的危机作出适当的决定。因此,在存在这些分歧,存在大国之间的分歧,存在缺乏信任的情况下,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有罪不罚的环境,人们认为他们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任何事情。因此,我们需要重建信任,我们需要在那些对世界事务有更大影响力的国家之间重建信任,以便能够进行合作,从而确保我们能够团结国际社会,解决目前日益增多的危机。我们正在看到出现更多政变,我们看到新的冲突局势,我们看到社会不稳定和动荡。我们需要一个团结、强大的安理会。为此,我们需要大国之间进行认真的对话,找到共同点。

联大一般性辩论将在9月21日开始,您将传达怎样的讯息或者说您对与会的世界领导人想要传达什么样的主要信息?

古特雷斯:我想传达的主要信息是,现在是敲响警钟的时候了。我们正处于悬崖的边缘,我们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看看疫苗接种,看看把所有国家聚集在一起以确保《联合国气候变化公约》第26届缔约方会议取得成功的过程有多么艰难,看看我们在过去几个月目睹的冲突的激增。我们需要改弦更张,我们需要觉醒过来。因此,我给各国领导人们的讯息是,清醒过来,改变航向,团结一致,努力击败我们正在面对的巨大挑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